相关文章

合肥:十年才知有回迁房 亲戚与拆迁干部谁动了我的房子?

撸起袖子加油干,维权就找兄弟连。

上个星期,我们栏目报道了林大哥的离奇遭遇,妈妈的房子拆迁多年,但是一直没有分到安置房,经过调查却发现房子早就分过了,不过被当地的政府工作人员给偷偷卖了。

那么时间过去了一周,现在这件事怎么样了呢?记者对此进行了二次回访调查。

对于林其根母亲回迁房被买卖的事,在记者第一次的调查中,有两个关键人物,一个是王守丰,一个是徐华堂,而在第一次的采访中,王守丰始终避而不谈,徐华堂则表示出差在外,等回来自会与记者面谈。

如今,一个星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,记者决定再次找到徐华堂,看看能否从他哪里了解到当年回迁房被买卖的真相与内幕。

于是,3月26号上午,记者陪同林其根夫妇俩一起来到了徐华堂的公司。

在记者的第一次调查时,作为事件关键人物之一的王守丰告诉记者,他们买卖的房屋是亲戚龚勤芝从徐华堂那里购买的,那么徐华堂与龚勤芝以及王守丰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?

当我们向徐华堂询问此事时,他却告诉我们龚勤芝也好,王守丰也罢,他都不认识,而且徐华堂还跟我们透露,王守丰是在林其根17年开始调查回迁房的问题时才同他接触的。

听徐华堂这么一说,事情又变得复杂起来。那么,林其根母亲的回迁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

林其根的母亲叫淑道英,今年76岁,虽然房子是2004年拆迁安置的,但是林其根和母亲却是去年才得知这个消息的。

于是一家人就准备开开心心的去收房,可是谁都没想到的是,这房子已经被一个叫夏承发的人居住了十年。

夏承发的妻子王红梅告诉记者,他们是从一个叫龚勤芝的人手里购买的这套房屋,当初在买卖房屋的过程中,他们与龚勤芝只见过一面。

其他的一切事宜,包括签订房屋转让合同,都是由公证人王守丰和胡宗朴出面的,而且就连合同卖方的签字也是由王守丰代签的,同时房款也是由王守丰代收的。

对于此事,王守丰没有做任何解释,而夏承发夫妇却告诉记者,当初他们购买这个房屋时,根本就不认识龚勤芝,完全看中的就是王守丰和胡宗朴两人的公务员身份,可是没想到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。

在记者的第一次采访中,肥东县经开区管委会农发局副局长王守丰,虽然没有透露当年房屋买卖的经过,但是他却表示,是亲戚龚勤芝从徐华堂那里购买的。

可现如今,徐华堂却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龚勤芝和王守丰,这样一来,这起回迁房买卖事件,变得更加扑朔迷离。

但徐华堂的回答又让我们产生了新的疑惑:既然如此,那徐华堂当初到底为什么要在拆迁安置结算单上代签字呢?

徐华堂告诉记者,由于当初拆迁时,舅舅已经去世,考虑到舅妈淑道英没有房屋,所以徐华堂与几个姊妹们商量,想办法给舅妈搞套房,于是,在当地村书记的帮助下,几个人都分了一部分平方出来,为舅妈淑道英争取了一套房。

我们在龙岗镇拆迁安置结算表的右上角可以看到这样的标注:徐华方,徐华堂,徐华春公基地中抵24000元,另外从徐华堂,徐华方宅基拿35600元,共计59600元抵给该户,也就是淑道英。

据徐华堂说,当时让舅妈过来提房时,舅妈表示手头无钱购买房屋,所以他和姊妹们决定不再争取这套房,并找到了当时龙岗镇拆迁办,想要回之前抵付的59600元钱。

但是,拆迁办却告知徐华堂这笔钱是要不回来的。就在这时候,拆迁办一位叫阚玉高的人告诉徐华堂,他可以把这个房子给卖了拿钱。

于是,徐华堂就在肥东县龙岗镇拆迁财政组阚玉高的建议下签了字,而当他签完字后不久,也真的拿回了钱。

据徐华堂讲,当初他只知道拿回钱,至于房子买卖的事,都是由阚玉高和一个姓龚的领导全程操作的。

那么当初在签字的时候,为什么徐华堂没有让淑道英本人来签字呢?对此,徐华堂给出的解释是,通知了舅妈淑道英,但对方以没时间为由要求其代签。

这样一来,徐华堂的解释与林其根所反映的情况就有所出入。

暂且不管当初淑道英到底知不知道拆迁的具体事宜,但回迁房被买卖是事实,那么事实真如徐华堂所说,房屋买卖是由阚玉高和龚姓领导一手操作的吗?

为了找出真相,我们决定再次来到肥东县经开区管委会进行核实,同时距离上一次节目报道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管委会对此事会是怎样一个态度呢?

肥东县经开区管委会拆迁安置办主任韦文春告诉记者,他来这里工作也不过才两年时间,所以对于十几年前的拆迁安置,他并不清楚,不过从目前保存下来的资料来看,这套房子确实是属于淑道英的。

韦文春说,因为时间久远,目前只能依据资料来判断归属,那么既然是淑道英的房子,又怎么被买卖了呢?而之前徐华堂提到了两个当年负责拆迁安置财政组的人,现在又在哪里呢?

很不巧的是,据韦文春介绍,徐华堂提到的这两个人,目前均无法联系上。

这个时候林其根提出,在房屋买卖过程中,还有一个关键人物,那就是公证人胡宗朴,作为当时回迁房买卖的介绍人和公证人,他应该也清楚当时的情况。

当记者致电胡宗朴时,得到的回答却是,他当初作为公证人,只是因为与夏承发、王守丰两人都认识,而且王守丰告诉他,龚勤芝是王守丰的亲戚,至于龚勤芝的房子到底是怎么来的,他也不清楚。

林其根反映的这个事,牵涉的人比较多,其中还有很多是当年负责安置拆迁的领导,以及目前管委会的工作人员。

目前,就此事肥东县经开区管委会领导表示,他们已经成立了调查组,对此事将会进行彻查。

记者还从肥东县经开区管委会了解到,这套回迁房的房产证将在今年年底发放,户主的名字依旧是淑道英老人。

小编有话说

淑道英莫名地有了一套回迁房,后来又莫名地被转卖了,她不仅没得到一分钱,还可能因此要丧失安置回迁的权益。

那到底是谁从中渔利,谁又该为她的权益负责?其中的政府工作人员到底有没有违法乱纪的行为呢?

这一切都有待肥东县经开区管委会的调查,我们栏目也将继续对此跟踪报道。

网罗天下